监督在线

9层违法建设拔地而起集美城管如何给说法?

来源:厦门日报      2013-08-05

  

 拆除现场。(本报记者 王火炎 摄)


   9层的“巨无霸”违建。(本报记者 王火炎 摄)


   从昨日上午开始,在集美区杏林街道鳌美路,一栋9层高的大型违建楼房正在被拆除。不少市民拍手称快的同时也感到疑惑:这样一幢“巨无霸”违建并非一日形成,在违建的过程中,有关部门哪去了?
   事情要从厦门网海峡社区7月30日的一个帖子说起。发帖人称,鳌美路有栋“巨无霸”违建,在数月内建成9层楼,还附了该违建的全景图,图中高楼伫立,十分扎眼。这个帖子立刻引来不少跟帖,网友纷纷发表评论,直指集美城管部门“放水”。
   8月1日,集美区委、区政府领导批示,要求严查并问责。相关人员是否存在失职、渎职?目前,集美区纪检、监察部门已介入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市纠风办也介入调查。2日下午,市纪委常委、市监察局副局长、市纠风办副主任苏培雄率调查人员查看现场,并核查该违建执法过程中的所有卷宗材料,结果显示:在不到7个月的时间里,就建成了一幢占地逾700平方米的违建,其中仅200平方米有合法用地和建设手续。
   集美区城管执法局于1日依法向违建当事人谢某头发出《拆除通告》,限其于8日前自行拆除违建,逾期未执行,该局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谢某头接到《拆除通告》后承诺自行拆除,集美区城管执法局派员对自行拆除违建进行现场监督,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市纠风办将调查情况通报给市城管执法局,该局立即责成业务处室进行督办,对拆除情况予以跟踪落实。
   该处违建的拆除情况,本报“监督在线”将继续关注。
   调查人员查阅相关卷宗时发现,杏林城管中队存在明显的不作为、慢作为。调查人员列了一份查处时间表,还原7个月的执法情况。

   【调查】


   四个查处阶段,都存在懈怠职守


   第 [1]阶段
   责令停工,全部口头说了算


   时间:1月6日—2月25日—3月25日—4月1日
   违建状态:地基—地下车库—地上1层
   查处情况:根据1月6日的《杏林街道辖区新增在建建筑登记表》(以下简称“《登记表》”)显示,杏林街道办巡查人员发现现场在平整土地,到了2月25日已经是一层在建。杏林城管中队执法人员陈某州2月26日在《登记表》处理结果一栏中却填写道:“经现场查看,该建设为鳌美社区居民陈某头(实为曾营社区谢某头)进行旧房改建,现状为地下车库……责令停止施工,提供用地手续,待土地部门确认后属合法方能施工。”
   3月25日上午,杏林街道办再次向该中队移交《登记表》,此时违建状态已是一层在建模板,而陈某州填写的处理情况为:“已通知当事人谢某头到中队接受调查,并责令其停止施工。”当天下午,陈某州制作了《现场勘验笔录》。
   问题:作为查处违法建设执法人员,陈某州在发现违建后的一个多月里,连违建人的基本情况都没弄清,“责令停工”、“通知当事人到中队接受调查”等措施也只停留在多次口头通知上。
  

 第 [2]阶段
   确认违建后半个月,才发停建通知


   时间:4月12日—4月23日—4月28日—5月8日
   违建状态:地上2层—3层—4层—5层
   查处情况:4月12日至22日,仅10天时间,杏林街道巡查人员就发现谢某头的违建从2层变成3层。到了23日,陈某州才向集美第二国土所发出《确认函》,请求确认该处建设用地的合法性。集美第二国土所当天就函告,此处建设占地逾700平方米,其中仅200平方米有合法用地和建设手续。28日,杏林街道办又向杏林城管中队移交《登记表》,其时,违建状态已是4层,杏林街道办相关负责人为此特别提请杏林城管中队负责人陈某超阅。奇怪的是,答复“处理结果”的依旧是陈某州:“谢某头在旧房翻改建,现场责令不得再向上建设。”
   5月8日,违建已建好5层,陈某州才向违建人发出第一份《责令停止违法建设通知书》。
   问题:本应在2月份就申请国土部门确认建设用地合法性,硬生生推迟了两个月,国土部门明确函告占地违建行为后,执法人员仍称之为“旧房翻改建”,更令人不解的是,确认违建行为后,拖了半个月才发出《责令停止违法建设通知书》。
  

第 [3]阶段
   仅强制拆除第七层,还只是楼板


   时间:5月10日—5月29日—6月3日—6月8日
   违建状态:地上6层—7层
   查处情况: 5月10日、20日,违建已至第6层,杏林街道办又两次移交《登记表》,注明违建现状为“8层在建(含地下室)”,再次请杏林城管中队负责人陈某超阅,然而答复的依然是陈某州,内容无外乎“现场制止”、“责令停止施工”,还强调违建现状为“6层”。
   6月3日,杏林城管中队对违建的第7层模板实施强制拆除后,杏林街道办8日巡查发现,违建现状为“9层在建”。但陈某州答复:“现状7层,执法人员多次现场制止,但当事人利用节假日抢建,我队于6月3日拆除其第7层模板,责令其不得向上。”
   问题:街道办几次移交《登记表》,提醒杏林中队负责人,违建又有新发展,但执法人员却用5日前的状况作为处理结果答复。
   令人费解的是,当事人屡次抢建,城管执法部门强制拆除措施仅限于第7层,而且只是拆除模板。
 

  第 [4]阶段
   这边发拆除通告,那边又多建一层


   时间:6月14日—6月17日—7月份—8月1日
   违建状态:地上8层—9层
   查处情况:6月14日,杏林城管中队组织人员对该违建第8层的钢筋立柱进行强制拆除。17日,杏林街道办再次通报违建新进展,陈某州仍用14日的处理措施作为答复,而此时违建状态已是地下1层、地上8层。7月上旬,陈某州、陈某超开始向集美区城管执法局申请对谢某头的违建采取强制措施、制作拆除通告,31日审批完毕后,8月1日该局向谢某头发出《拆除通告》,注明违建现状为8层。
   问题:6月17日至7月31日,在长达一个半月时间里,杏林城管中队针对该违建采取的措施,在卷宗中完全没有体现。蹊跷的是,《拆除通告》的审批表中,陈某州、陈某超填写意见的时间都空缺,《拆除通告》说的“现状8层”也与实际情况不符,违建人在挑高层加了一层楼板,已从8层变为9层。
   市民评代表 韩斯疆 黄永平
   本报记者 黄 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