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在线

权力迷途 “圈中圈”利益链被拔除——厦门市环卫系统窝串案剖析

来源:厦门日报      2017-12-22

        在许多人眼里,环卫系统干部职工常年与城市清洁工作打交道,很难和腐败沾边。然而,近年来我市在查办环卫系统案件时发现,这个看似“清水衙门”的部门,在过去一段时期里,在设备采购、项目设计、道路保洁、垃圾污水转运等多个业务环节中存在严重的腐败问题。

  一组最新的数字统计:自2013年以来,我市纪检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共查办市环卫系统违纪违法窝串案22人,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案件涉及部门广、涉案人员多,涉案时间跨度长、作案方式多样。这些涉案人员包括厦门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处和思明区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处等多名原领导班子成员及中层干部。塌方式的腐败触目惊心!他们的腐败路径又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警示呢?

  亦官亦商

  角色错位造成公私不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官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去当官。”既想当官又想发财,必然会模糊权力与金钱的界限,埋下腐败的种子。在我市查处的环卫系统窝串案中,一些环卫干部不能正确履行人民赋予的行政权力,把权力当做筹码争相入股管辖的业务关系企业,利用职务便利让参股的企业顺利拿到财政投融资项目并从中获取大量好处。这种亦官亦商的角色,成为环卫系统塌方式腐败的助推器。

  周昌益,厦门市市政园林局原副局长,长期分管环卫系统以及全市大型的卫生垃圾处理项目,涉及人财物等多项权力,特别是他分管的一些大型工程项目,往往都是几亿元甚至十几亿元的资金,因此他成了一些企业老板竞相拉拢、围猎的对象。

  厦门市某环保公司总经理石某就是想和周昌益搞好关系的商人之一。早在2002年,石某因为建设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厂和周昌益慢慢熟悉。2006年的一天,周昌益向石某提出,让自己的女婿跟石某做生意。

  “当时他女婿没有工作,到我们现有的垃圾分类处理厂来做事显然不大合适。”石某建议与周昌益合作成立中乔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乔公司”),周昌益以他女婿的名义投资入股80万元,占40%股份。此后,中乔公司在参与投标市环卫处的污水处理项目时,周昌益积极斡旋,让中乔公司毫无悬念中标。为此,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周昌益从中获得了100多万元分红。

  此外,周昌益还多次邀请一些企业老板入股他特定关系人张某某(女)开设的餐饮企业,这些企业老板投其所好,先后以入股的名义送给他现金几十万元。为此,周昌益利用职便为这些企业老板提供帮助,大量收受他们的贿赂。

  除了周昌益之外,思明区环卫处原主任李天送也存在入股关系企业的情况。调查证实,李天送在某保洁工程公司长期持有股份并参与分红,该公司是思明区环卫处垃圾处理费代征单位。李天送坦承在任职期间,每年从该公司领取的分红从几千元到几万元。

  因为本身就是该企业股东,李天送对这家公司长期不规范征收和截留垃圾处理费等问题不认真履行监管职能,对审计部门提出的整改意见整改不力,导致国家非税收入600多万元的重大流失。

  一边是手握着行政权力的领导,一边是在市场大把捞钱的企业股东。在缺乏外部有效的监督下,亦官亦商的周昌益、李天送等不少涉案人员与商人关系模糊暧昧,在行使公权力时,不知不觉地偏袒利益关系企业,最终深陷犯罪泥潭。

  权力任性

  乱作为中破纪破法

  权有所畏,业有所成。如果对公共权力缺乏敬畏之心、戒惧之意,就会出现滥权、专权、弄权。环卫系统窝串案中的大量涉案人员对人民赋予的权力缺乏敬畏,肆意违反党纪法规,为自己、亲属或小集团谋取非法利益,这是他们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另一重要原因。

  陈晓海,厦门市环卫处原副处长。在他任职市环卫处处长助理时分管我市某固废填埋场,负责对相关环保企业在焚烧过程中产生的炉渣以及不可焚烧符合填埋的固废等安全填埋进行监管。某环保企业的焚烧厂,在一段时间里都会按照规定将炉渣送到陈晓海分管的某固废填埋场填埋。有一次,填埋场工作人员向陈晓海反映该环保企业的炉渣比较湿、有异味。按照规定,填埋场要拒收该公司的问题炉渣。为此,该企业老总纪某旺找到陈晓海,提出了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接收一吨问题炉渣就给陈晓海20元的好处费。

  “我同意了,然后对他炉渣进场的监管力度就放松了。”陈晓海坦白,自那以后纪某旺陆续送给他32万元,他则对纪某旺企业的固废填埋默契放行。

  与陈晓海收了钱放松监管相比,湖里区环卫处原副主任李清珊则是收了钱乱作为。厦门市某保洁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某某认识李清珊后,在李清珊装修房子期间,陈某某分两次送给李清珊四十万元。此后,李清珊在日常道路保洁项目招投标、道路清扫监管等工作中为陈某某提供帮助。

  2014年,湖里区环卫处市政道路及五条主干道保洁合同对外公开招标,李清珊就为陈某某等保洁公司出谋划策,将原来的五个标段改成六个标段,方便陈某某等六家公司相互组合形成围标团队。为了增加陈某某等六家公司的中标概率,李清珊为他们保洁公司设置了一些保护性的条款,在商务标的“工人队伍素质项目”中设置了对保洁工人等级证书的要求,并积极为上述六家公司办理等级证书。在李清珊的操作下,陈某某等六家保洁公司顺利中标。李清珊滥用权力的做法对其他投标企业明显不公平,不仅损害了其他投标人的利益,也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

  “现在想起来很后悔,我做错了,丧失了一个领导干部的基本准则。”李清珊说。

  精神空虚

  无视生活纪律导致人生坍塌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党员干部理应眼里有法规、心中有戒律,自觉纯洁社交圈,净化生活圈,管住活动圈,培养健康的生活情趣,保持高尚的精神追求。市环卫系统违纪党员的教训之一就是他们大部分人不拘小节,生活奢靡,贪图享乐,追求低级趣味,甚至染上赌博等恶习,以致堕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许联顺,厦门市环卫处原处长。他有一个不良的嗜好就是赌博,不仅在单位组织赌博活动,甚至跑到境外去赌,而提供给他赌资的则是围绕在他身边的环卫工程承包商、设备供应商们。

  据办案人员介绍,以许联顺为首的市环卫处相关人员酷爱赌博,甚至有时候还以加班的名义在单位公然赌博,在业余时间还叫上业务分管范围内的工程承包商一起前往澳门赌博,赌博的出行费用、赌资、筹码往往都是这些工程承包商购买。某公司副总舒某因为业务关系和许联顺相识,之后不久,许联顺就给舒某打电话,说想去澳门旅游,让她帮忙订机票。舒某不仅帮忙订了机票,还主动陪同许联顺去了澳门。进了赌场之后舒某就直接拿出6万元港币,买了相应的筹码送给许联顺,许联顺二话不说顺势就收下了。舒某的热情周到没有白费。许联顺后来向舒某公司的工作人员详细透露了某环卫项目工程某标段的具体招标要求,帮助该公司顺利中标,并在项目施工、工程款拨付等方面积极协调。

  许联顺喜欢赌博,直接带坏了他的副手陈晓海。2014年4月,陈晓海赴菲律宾探亲期间到赌场赌博,很快就把朋友垫付的20来万人民币输了个精光。欠债要还,陈晓海回国后急着还赌博债,就与某公司黄经理电话沟通,希望他能够支持和帮忙他还赌债。由于黄经理公司中标的某无害化处理厂的设备及安装项目是陈晓海负责牵头管理,黄经理知趣地给陈晓海“支持”了30万元。

  除了赌博之外,不少涉案环卫干部频繁出入各种高消费娱乐场所,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过着糜烂腐化的生活。普通公务人员的正常收入显然无法支付腐化生活所需的昂贵成本,于是商人们买单成了常态,权钱交易变得顺理成章。

  违纪行为和违法行为往往相伴而生,涉案的环卫干部生活作风出现问题,这使得他们在商人们的围猎下不堪一击,滑入腐败的泥潭。陈晓海在他的悔过书中这样写道:“(我)在灯红酒绿之下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党员,自己是一名领导干部。自己的‘三观’在此时出现了重大问题,自己也学着用奢侈品打扮自己,用‘呼朋唤友’来装点面子,用收受的不义之财来应付这些消费。”

  庸俗圈子

  人身依附结成腐败同盟

  党内人身依附关系,是错误的权力观、扭曲的权力运行机制条件下所滋生的“毒瘤”,历来为我们党所反对。市环卫系统一些涉案人员不是把自己的发展、自己的升迁建立在努力工作的基础上,而是致力于拉关系、找路子、建圈子,苦心经营着自己的“圈子”, 形成一种排他性的“圈子文化”。

  庄福生,厦门市环卫处原副处长,后来转任市环境能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环能公司”)常务副总、法人代表。他坦言:“当时,我主要想进入周昌益的圈子,他是我的顶头上司。自己长期出入各种高消费场所其实是为了建立和维系那个圈子。”为了讨好周昌益,庄福生常在一些高档消费场所宴请周昌益,周昌益的朋友来厦门也经常通过他来接待。庄福生费尽心思投其所好,最后却在无法应付高消费成本的情况下受贿,最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很幼稚。”庄福生后悔地说。

  与庄福生相似的则是市环卫处原办公室主任张月亮等人,他们则是依附在许联顺的庸俗圈子里不能自拔。据介绍,当时,市环卫处形成以许联顺为首的圈子,原副处长陈晓海是许联顺的外甥女婿,原财务总监王某某是许联顺的特定关系人,张月亮是许联顺一手提拔的心腹。这些人长期占据市环卫处重要岗位,慢慢形成了一个“排他性”的利益同盟。不看能力、不看品行、只看亲疏的提拔用人方式在市环卫处曾经长期存在。

  “许联顺在市环卫处工作了30多年,担任处长职务15年,长期在这么一个岗位上,时间久了,不仅工作上容易形成思维定式,而且在权力面前也不容易把持自己,容易拉帮结派、摆老资格,在人事任免和财物管理上容易滥用职权、独断专横,久而久之就必然形成利益同盟。”市纪委一位办案人员说,在许联顺任该处处长的后阶段,他早已将党规党纪和相关法律法规抛之脑后,视集体财产为个人财产,肆意为亲友输送利益,严重败坏了单位风气。

  环卫行业的一些不法商人发现市环卫处有这样的圈子,便纷纷钻进许联顺的圈子。事后查实的行贿人,也多是许联顺圈子里的所谓的朋友或者兄弟。当时一些环卫系统项目投标人则形成依附许联顺圈子的另一个小圈子,他们在这个小圈子里串通分肥。

  在“圈中圈”利益同盟的权力架构下,原来用于预防腐败的制度都在圈子里打折、变通甚至失效。比如,环卫设施招投标制度形同虚设,那些挤进圈子里的行贿人只要搞定了许联顺及其圈子,就可以获取招投标的一些关键信息以及在后期项目的验收、付款等方面获得帮助,一路绿灯。潘某公司从2003年开始,通过许联顺的帮忙承接了市环卫处的污水转运业务,此后他几乎每年都能中标市环卫处污水转运业务,业务量每年都有几百万元,该业务一直延续了近10年。许联顺为此先后收受潘某100多万元的“感谢费”。

  以许联顺为首的圈子带坏了班子、带坏了风气,导致该处原班子成员集体跌进违纪违法的深渊,6名班子成员均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其中许联顺、陈晓海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以上。

  对此,许联顺忏悔说:“我把单位当作自己的家,把整个单位干部带上了邪路,以致一些年轻有为的干部也受到影响,走上犯罪道路。这是我作为处长犯下的滔天罪行。”

  【整改进行时】

  市环卫处扎实开展

  “一案一整改”

  重建领导班子,将作业部门委托国有企业运营管理,出台加强一线监管制度。针对窝串案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市环卫处认真开展“一案一整改”工作,取得积极成效。

  据悉,在上级机关的领导下,市环卫处新的领导班子对部分中层干部等20个关键风险岗位进行轮岗。对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的该处原党总支书记给予留党察看一年的纪律处分,降低岗位等级。

  与此同时,根据市委市政府的部署,市环卫处实行环卫管理与环卫作业“干管分离”,已将原来隶属市环卫处的垃圾收运、处理相关设施设备和建设项目,以及有关垃圾转运、垃圾填埋处理、海域保洁、污水处理等作业内容全部委托给市政集团运营管理。该处4个部门200多人已全部转隶到市政集团下属的国有企业。此外,该处还对往年签订的160份项目合同进行了“反溯”检查,对存在的问题限期整改。

  目前,市环卫处管理职能已确定为对全市环境卫生保洁和垃圾处理的指导、监管和考核,相关的法规制度正在报审法制部门审核通过。

  “通过查办案件,有力推动了市环卫系统机制体制改革,单位作风建设、队伍建设都有了好的改进,市环卫处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得到了修复,现在干部职工的精气神又上来了。前不久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厦门召开全国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现场会,向全国推介了厦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践和经验做法,这是对我市市容环卫管理工作的一个肯定,也显示了市环卫处走出了环卫系统窝串案的阴影。”新任的市环卫处处长黄全能感慨地说。

  本版文/通讯员 夏纪轩

  制图/张平原